数字文明新时代,科技向善为先
来源:国际金融报 更新时间:2021-10-12

 日前,以“迈向数字文明新时代——携手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”为主题的2021年世界互联网大会乌镇峰会落下帷幕。如何在数字经济时代推动科技向善,构建网络安全命运共同体成为与会嘉宾热烈讨论的重要话题。

值得注意的是,这是首次以文明的提法去定义数字未来。笔者认为,目前,数字经济的发展已经渗透到社会的各个领域,提出数字文明正当时,而数字文明新时代则需科技向善,数字向善为先。

发挥数字向善的力量

《2021年第48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》显示,截至2021年6月,我国网民规模达9.89亿,互联网普及率达到71.6%。庞大的中国网民群体为数字经济的发展提供广阔空间,各式互联网企业如雨后春笋般遍地开花,各种基于互联网的新业态,新模式不断涌现。互联网的蓬勃发展使人类生活更加高效,便捷,丰富。但与此同时,互联网快速发展带来的负面效应和社会问题也不断出现,甚至愈演愈烈,已经到了亟待解决的地步。比如:各类信息爆炸一般向用户扑来,使人们焦虑不安,无处可逃;网络虚拟互动挤占了亲密关系的空间,人们面对面交流的语言表达能力出现退化;互联网数据的收集和滥用导致用户利益受损,隐私不复存在,用户数据的归属权不够清晰导致维权困难等。

因此,数字经济时代的发展更应聚焦数字世界与现实社会的交互影响,注重发挥数字向善的力量,引导数字经济的良性,有序,蓬勃发展,推动数字文明的进步。

人类进步是由科技推动的。科技的发展可以降低生产成本,提高社会生产效率,丰富商品种类,提高生活质量。因此,从一定程度上来讲,科技的发展带来的社会进步就是科技“善”的体现。但利益本身带有动物性,当善和利益发生冲突时,科技就会被利益驱动,成为谋取利益的工具。

现阶段的科技向善主要还是由利益驱动的。企业做任何善事,最终还是由商业利益所决定的。当企业的商业利益和向善行为发生冲突时,企业解决问题的方法是正向的,对社会有益的,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科技向善。

完整的规范和机制

笔者认为,科技向善的“善”是一整套完整的规范和机制。这种机制不是单一的,短暂的,而是成体系的,长期的;这种机制不是以约束性为唯一目的,而是在建立最低约束标准条件下的一种促进和回馈;这种机制不是企业或政府单一建立的,而是企业,政府,公众社会组织多主体共同参与制定和遵守的。

理性的人是追求个人价值最大化的人,理性的企业也是追求企业利润最大化的企业。科技向善的最大困难就是如何处理好企业利益和企业向善的关系。

工业革命时期,企业的烟囱越多越好,因为烟囱越多可以赚更多的钱。后来人们发现烟囱多了造成空气污染,想要控制烟囱数量,但企业为了赚钱依旧忽视对环境的保护,最终环保之善,是通过法治和技术进步来达成的。

过去二十年,是中国互联网野蛮生长的时代。企业在享受互联网快速发展带来的红利时,将追求利益最大化作为企业发展的最重要目标,相互比拼发展速度,将道德约束抛之脑后,再加上企业经营中道德成本的存在,使企业向善难上加难,最终导致社会文明进步的步伐落后于互联网经济的快速发展,一些众所周知的社会问题也因此产生并愈加严重。例如数据安全,大数据杀熟,二选一等问题,被社会广泛诟病。

由此可见,科技向善的发展道阻且长。但正是由于阻力的存在,更需要在数字经济发展时代持续不断推动其发展,促进社会文明和社会生产力相适应。

企业要想实现科技向善,就要在创新商业模式或盈利模式上下功夫。比如一些互联网平台,将扶贫助农作为其发展目标之一,通过搭建供求平台创新农产品销售渠道,提升农产品流通效率,实现科技助农和企业利润的双赢。此外,企业需要平衡商业利益与社会价值之间的关系。

笔者认为,数字经济的发展是一把双刃剑,正确引导使用会推动经济发展和社会变革,一旦失控将会为整个社会带来巨大灾难。因此数字经济的发展更需要科技向善走在数字经济的前列,当好数字经济的排头兵。

科技企业既是数字技术的创造者,也是数字经济的实践者,更是数字文明的受益者,因此科技企业必须承担起引导数字向善,推动数字文明发展的重要作用。科技向善,资本向善,文化向善是企业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前提,那些唯利是图,利益熏心的企业,终将行而不远被历史淘汰。

在推动科技向善的进程中,政府要起到引导和监管的作用,对推动科技向善的企业进行扶持和帮助,对利益至上,阻碍数字文明发展的企业要坚决运用法制手段予以约束。互联网参与者要树立向善意识,积极主动行使权力维护利益,提高社会对善的诉求,通过市场行为促进企业推动科技向善。通过多主体的共同参与推动科技向善的发展,推动数字文明社会的进步。
作者系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,教授



Baidu